一般来说,混在珠宝圈子的人,他们的人生价值,一辈子大致分为“三个时期”:30岁之前叫“貔貅”,只进不出;30岁到60岁之间叫“奶牛”,吃的是草,挤出来的是“珠宝”;60岁以后叫“金蟾”,子孙一哭穷,金蟾就吐钱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        人人都会老,老人都有丰富的“两个历”,一个叫“阅历”,一个叫“经历”。阅历和经历,如果不经过“禅悟”,就不能孕育“珍珠”。学生写作文,故事写得很精彩,却不知道从故事里提取“中心思想”,结果养蚌不产珍珠,只剩下蚌壳磨珍珠粉,这辈子钱再多,也是白活了。

       千百年来的“普世价值”是什么?就是一句话,怎样做人。古代智者很早就认识到人际关系中“两个不要”的深刻道理:一个叫“不要欠别人的情”;另一个叫“不要受别人的恩”。欠情要还,受恩要报,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。


       唐朝道家文化大师赵蕤告诉我们一个历史现象,赵蕤说:《左传》上引用了这样一句谚语:“不该怨恨的不要怨恨。可是有的人我却禁不住要恨。”由此可以知道,凡是有怨恨的人,不是恨他所疏远的人,就是恨他所亲近的人。怎么来证明这一道理呢?高子说:“《诗经·小弁(读音:辩)》一诗是小人作的。”盂子说:“何以见得?”高子说:“该诗充满怨恨情绪。”

       盂子笑道:“老兄这样来研究《诗经》,太简单化了。如果曾有一位外乡人用箭射我,我可以一边说笑一边谈论这件事;假如是我的亲人用箭射我,我一说这件事眼泪就会掉下来。《小弁》这首诗里的怨恨情绪,正是热爱亲人的表现。热爱亲人,这是仁啊!”


       秦、晋之战,晋惠公命韩简子察看秦国军容。韩简子说:“秦军在人数上少于我军,可斗志却比我们多一倍。”晋惠公问:“这是为什么?”韩简子回答说:“我们出外流亡时,得到了秦国的资助;回国时受到秦国的护送;发生饥荒时,又得到秦国的粮食救济。三次受人家的恩惠却不报答,所以秦军才来攻打我们。”从秦军怀恨而讨伐晋国,我们应该从中明白一个道理,人们交往中,最大的恩德必然产生最大的怨恨。

        世事也是这样。天天在家照顾父母的子女,反而被父母讨厌;难得回家一次的子女,拎个大包小包,象是客人一样上门看望父母,反而受到父母的热情呵护。在40、50、60后这代人中,大多都是五十年代“光荣妈妈”的家庭,真情照顾父母的老大往往并不受到父母的宠爱,而最受宠爱的恰恰是最不孝顺父母的小儿子,而小儿子,往往没有给父母任何孝敬,反而是闯祸坯!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         朋友交往中也是这样。收受朋友好处越多,一旦你拒绝朋友的要求,或者你没有回报朋友的恩德,最终朋友对你的恩德,就会转化为怨恨。对此,古人早就提醒后人,为什么关系亲近的反而要生怨恨,接受朋友恩德越多,一旦双方发生不愉快,产生的怨恨就越深,这就揭示了人性中的一个规律:恩情恰恰是产生怨恨的根源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世界你接受三个大恩大德,即使你不回报,对方也不会对你产生怨恨:一是大自然阳光雨露的恩德;二是父母对你的养育恩德;三是汲取古今大师们最经典谆谆教诲的文化恩德。所谓“爱之深,恨之切”,符合道家文化阴阳平衡的思想,古人说: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意思就是尽量不要欠情,尤其不要收受别人超过你偿还能力的恩德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恩小惠往往能够赢得别人的好感,大恩大德反而受到别人的怨恨;偶尔施惠于别人,别人很记你的情,经常施惠于亲人,亲人就会觉得那是应该的,不施惠反而会生怨恨。现在许多佛家经典语录,比如:能借钱给你的,是你的贵人,一定要珍惜之类的话,其实还是站在“受惠”的角度感恩,却很少有鼓励人们去“施惠”,也就是鼓励人们自己掏口袋去帮助别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 据说基督教认为,人从娘胎里出来,就是有罪的。理由就是“天生妒忌”、“薄情寡义”、“好吃懒做”、“沽名钓誉”等等人性弱点,是人类的天性。经济发展、大家口袋里有钱了,没有技术含量的小偷无赖就被人瞧不起,有技术含量的权力掠夺、技能掠夺之类的大偷大盗反而被人羡慕;高贵是建立在对卑贱无形的掠夺上,拎一袋米送两桶油的“送温暖”那是在作秀,用施舍叫花子的廉价投资,用“行善照片”来换取人们的尊敬,受人尊敬的外衣,又是最有利于掩盖自己作恶真相的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         宗教文化是人类最高档次的文化。如果利用宗教文化进行商业运作,其本身就是在毁灭宗教。网络有两句话很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:

         一是欧美传教士是利用坚船利炮强行在中国传播《圣经》的,欧美传教士又是带着《圣经》跑到非洲去开化启蒙非洲人,结果是:请把我的《圣经》带回你的家,请把你的钻石留下;
         二是佛教就是把“道家和儒家文化的普遍真理,与佛家文化相结合,走出了一条佛家文化中国化的道路”,强大的佛教文化早已形成了“请把我的禅语带回你的家,请把你的钞票留下”的盈利能力和思想控制能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 孔夫子认为,救人一命,受人一头牛的酬谢,就是“两不相欠”,非常有利于形成社会上救人于危难的好风气。古人认为,“受人钱财,与人消灾”也是天经地义的游戏规则,这也是“两不相欠”的君子行为。至于社会上个别老人“碰瓷敲诈”的恶劣行径,不仅没有受到法院的呵斥,反而得到法院的支持,这就是社会的负能量:助长私恶的同时,公德就会被消弱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现在社会人们的经典感悟,古人早就说过了。纪晓岚在他《阅微草堂笔记》里就感慨地说过,古书看得越多,自己要说的话就越少。问题在于,欧美早就把《道德经》、《孙子兵法》等中国古人的智慧,升级换代为“欧美版本”,而我们自己有如何把古人的智慧“升级”到“现代中国版本”?(转)
热点聚焦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1604)
发表评论
表情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
打开HTML
打开UBB
打开表情
隐藏
昵称   密码   游客无需密码
网址   电邮   [注册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