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们的观念、习性、思维、是非、悟性等等,为什么差异如此巨大呢?古今中外不知道有多少哲人、高人进行过探索,唯独佛家的说辞,最令人无语——



佛家认为,每个人因为从六道投胎而来,表面上都是“人”,实际上有的人是“老鼠”投胎,有的人是“猪狗”投胎,有的人是“鬼道”投胎,也有的人是“高人”投胎、“贫民”投胎、“狐狸精”投胎,等等,这也是“道不同不相为谋”,“佛不度无缘之人”这些戏话的来由。



佛教最基础的三根立柱分别叫“前世、现世和来世”,只要进入佛教的世界,解释权都在佛家手里,这也是佛教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最厉害的地方。你穷,那是因为你前世作孽在现世的报应;你苦,那是因为你前世太坏在现世的回馈;你霉,那是因为你前世太刻薄、太精明在现世的返照……问题就在于,现代科学还无法证实,前世究竟存在不存在?所以,话都被佛教说绝了,你闷掉了,佛教总是有理。



朋友笑道,你的腿不好,按照佛家的说辞,可不可以解读为你前世把人家的腿打断了,所以现世你的腿不好是前世对你的报应?胸闷!



对应自己有生之年看到的父母、长辈他们的离世,也许可以反观参照自己的“前世模样”?我姐夫的母亲90多岁那年,在家里剥剥毛豆就睡着了,长眠不醒了,这事让我震撼,在我见到的亲朋好友离世里,这是唯一一个例子,绝大多数都是三个离世:一是病死,二是气死,三是“喝死”。



换句话说,现世能够“好聚好散”,来世一定能够“福大命大”;如果现世因为过度地“贪嗔痴”而造成“病、气、喝”离世,来世就不一定给你好命,而是给你恶运,让你在吃足苦头中彻底“改造思想”,从而达到彻底“脱胎换骨”的目的,这样你下一辈子就能转世投胎到好人家里了。



佛家那一套说辞,确实“圆满”,天下事情到了佛家嘴里都能“自圆其说”。网上看到欧美一些学者对佛家的这些“三世轮回”说,主要质疑有三:

一是“无法验证”说。“三世轮回”无法用科学手段进行验证;

二是“重度麻醉”说。对现实世界的无数恶行进行反抗的人士,是一种心理和思想上的重度麻醉,割肉不觉得疼;

三是“维护恶政”说。历史上统治者恶法频出、恶政冤狱造成的人们生活维艰,三世轮回说成了最好的辩护宗教,主张让其恶政自生自灭。



道家文化以《易经》为源头,认为天下万物必须维持“阴阳平衡”才是人类的最佳生存状态。穷则思变,变就是创造一切条件促进重新洗牌,在变化中顺应大势,穷能变富,病能变强。其核心思想立足于一个“变”字,这非常符合道家“无中生有”、“有能变无”的文化理念,道家认为,人都是爹妈无中生有的产物,尽管每个人出生在什么环境里自己是无法选择的,但通常在恶劣的生存环境里,通过一切努力促成命运的变化,是完全做得到的。



《了凡四训》在承认道家高手运用《易经》,能准确地测算人生的命运和走向基础上,承认每个人确实存在“生死有命,富贵在天”的真实性,但《了凡四训》更注重宣传一个佛家的观点,改变人生命运的唯一途径就是“行善”。现代科学已经证实,一个人真心做善事时候的气场,与平时是不一样的,为善气场是“正能量”。



这里,佛家和道家都承认“变则通,不变则滞”的道理,问题在于,佛家主张的变,是通过“行善”增加正能量来改变自己的命运,道家主张顺势而为,不失时机地合理运用“术”的智慧,来改变人生命运。佛家的行善有“博爱”的味道,对个人来说,能够聚集“爱”的能量非常有限,好比是一炷香要“香遍全球”,那是能量的浪费;而道家运用“术”的智慧,好比是能量集中到一个点,就变成“激光束”,再坚硬的钢铁都能融化。



现在80后有两个天才青年全世界都知道他们的大名,一个叫韩寒,现在明白了,韩寒是他老爸的“木偶”和“化身”,属于“伪天才”;但80后冒出的另一个公认的“天才中的天才”,名列世界历史上苏格拉底、老子、爱因斯坦、马克思等十大名人之列,这位80后的天才青年叫郑奎飞。就是这位绝世奇才,写了一本举世刮目相看的大作,叫《21世纪的道德经》,这本书被许多著名专家学者誉为“超越老子《道德经》的当代思想界的最高峰”,更有不少他的粉丝认为,郑奎飞就是“未来佛”降临人间、救苦救难来的。



老子《道德经》的大道思想,被认为是当代最合适的救世理论,但“大道”在哪里入门呢?郑奎飞《21世纪道德经》提供了“大门”思想,也就是引导世界走向“大道”的“大门”,这也是郑奎飞先后写出了一系列《世界货币统一理论》、《消费力资本论》消费理论、《心智成功五虎将》学说等巨著,被国际科学界喻为中国科学界开天辟地的巨人。



也有人骂他是骗子等等,这不是本博要讨论的问题,一位80后能写出一系列科学、社会学和伦理学等引起世界各界巨大反响的领军思想和见解,其中关于进入《道德经》的“大门理论”,不得不说,是极有创造性思维的见解,其中郑奎飞提出的“21世纪是道德经的世纪”,提出了拯救这个世界的最高也是最切实际的宗教,应该就是老子的《道德经》,历史上无数对老子思想的解读,都没有找对“大门”。



政府现在也很苦恼,毛泽东摧毁了传统思想和宗教,而“毛泽东思想”作为现代宗教却没有建立起来,毕竟,历史上宗教的形成并被天下草民所接受,都要经历上千年的历史铺垫,好比是“生米煮成熟饭”,需要极其漫长的历史磨合。当佛教进入“末法末劫”,用草民的语言来表述,当整个社会在“神魔的一念之间”进行选择的当口,上上下下一致选择了“为人民币服务”,整个社会传统的道德体系彻底崩溃,人心都“极其自私自立”并且得到法律支持的时候(最典型的是南京法院支持“扶不起的老人”),佛祖没辙了,儒祖没人听了,唯独道祖躲在山里看笑话。



人与兽核心分界线是:人有文化,兽没有文化。讲道理是有文化的表现,不讲道理是野兽独有的专利。但人“太有文化”,就会把各类不同性质的事情混为一谈,或者张冠李戴,或者顾左右而言他,或者前言不搭后语,或者狡辩,等等俗称“捣浆糊”。



现在社会为什么草民那么难弄,刁民为什么铺天盖地?人心为什么自私自立到了骨子里?其实很简单,几乎上上下下都学会一套“魔术”,叫做“说得比唱的还好听,做的比硕鼠还肮脏”。老百姓笑道,昨天还在台上高唱反腐败的官员,今天就可能现了原形,私家仓库里囤积几个亿的养得滚壮的大硕鼠!



这类现象也是一种“阴阳平衡”,腐败恶花开得越是鲜艳的地方,腐败的土壤必定越是肥沃。打死几个老虎尚且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要铲除腐败的土壤,需要宗教文化上千年的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的培育。现在这个社会不得不承认——“人心散了,队伍不好带了”。



法制是“道”,文件是“术”。“道”行天下,“术”就只能服从“道”的阳光法案;“术”动不动就颠覆“道”,虽然“术”可以收一时之效,退烧片把烧退下去了,糖尿病、心脏病、肺结核却一起发作了……“术”一旦面对“人心坏了”这个社会癌症,挂起“道”的牌子,好比是在监狱大门上挂一块“医院”牌子,“道”的核心内容已经被“术”彻底颠覆了。



     郑奎飞提出的进入《道德经》的“大门”理论,最核心的要素就是:景区大门应该名副其实,进入景区观赏的是风景,而不是进入虎狼窝,更不能到处是披着人皮的狼。



     有不少学者感叹说,现在的社会有一个典型的特点,绝大多数人属于“有知识,有学历,没文化”。理由是:知识认知的是专业范畴,文化解读的是生活现象。打个比喻:汉语拼音是教你怎样认字,这是知识;怎样把认识的字去解读生活现象,需要“三个性”:一是知性;二是人性;三是悟性。这才叫“文化”。



      拯救人心要靠“未来佛”,拯救自己还是要靠自己。(转)
热点聚焦 | 评论(0) | 引用(0) | 阅读(2585)
发表评论
表情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emot
emotemotemotemot
打开HTML
打开UBB
打开表情
隐藏
昵称   密码   游客无需密码
网址   电邮   [注册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