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页: 11/3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

时尚插画

[不指定 2014/08/09 09:08 | by admin ]
超可爱的女孩搭配时尚插画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碗的艺术

[不指定 2014/08/09 08:53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
“美女”?

[不指定 2014/08/09 08:39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
猜猜,眼前这位风华绝代的美女究竟是男还是女?

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也未必是真实的啊!
Tags: , ,

中国风

[不指定 2014/08/07 14:40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Tags: ,

忙时赚小钱,闲时赚禅悟

[不指定 2014/08/07 14:37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时的高人都是有钱人,因为现时有话语权的都是有钱人、有权人。现在草民也很势利,你有本事开启民智,就一定有本事赚钱,如同赚不到钱的股评家,他的评论不叫说话,而叫“忽悠”,帮有钱人忽悠穷人来赚钱。传销学大师赚的是学生的钱,而学生一到社会上才明白,传销学大师的传销术,在社会上几乎无法复制,更无法操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现在大多数行业都不太景气,所以一个个平时喉咙咣咣响的商人,现在大多闭嘴了,难怪世俗笑道:“没有一个亿,不叫有钱人。”许多白领有房有车,但私下叹气道:“俺们始终还缺一口气。”这一口气就是用数字说话,看看一大锅汤,就是不敢放开肚子喝。 有些上了岁数的老年人在公园里埋怨:现在的年轻人,小时候缠着大人要到外面去玩,现在老人希望孩子陪他们出去玩,孩子总是找借口婉拒。 其实,这些老人还是没有开窍:小孩外出玩,人越多越好;年轻人外出玩,男女在一起,其他人越少越好;老人外出玩,看得顺眼的人越多越好。让小年轻陪你外出玩,你是要付费的,你不付费,还要小年轻倒贴,现在都什么时代了?还以为儒家那套“君君臣臣父父子子”还卖得起价吗?脑子灌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出得起钱,就请朋友一起外出去玩;出不起钱,就只好一个人外出去玩。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多,志同“钱合”的朋友就十分稀少。何况朋友在一起,再穷也要摆面子。家里吃泡饭,外出吃海鲜,大家AA制,人人都是股东,人人都有发言权。曾有同学请客吃饭,在较为高档的饭店,420元请十个人吃饭,人均42元,只能青菜炒肉丝、番茄炒鸡蛋,一大盘红烧肉,先让大家肚子填饱再说,美其名曰:吃点红烧肉,增加点动物脂肪,有利于健康……云云。人家也是一片心意,千里送鹅毛,礼轻情意重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也有朋友早已看透人生。他们悄悄告诉我,乘着现在还能走路,孩子要什么,只要给得起,全部给他们。这叫做人生的最后“投资”。你尽力满足孩子的需求,一般来说,孩子在将来不一定给你“养老”,但还是会给你“送终”的。 中国优质的养老资源全部给官员留着,老百姓是享受不到任何养老资源的。老了进养老院,钱多给你多换几次尿布,钱少让你“唾面自干”,一身烂疮慢慢熬吧。所以,要在之前做点简单的四则运算:剩下的钱估计还能撑多久?撑得下去就撑,撑不下去,坚决自我了断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回想起来,我内心非常佩服明朝的第一高人王阳明,他的心学融合了道家、儒家、佛家的文化精髓,其独创的“知行合一”思想,在其人手里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。年轻时曾读过他论述的骨相学,至于他所写的《传习录》所表达的“格物致知”思想,对毛泽东、蒋介石等大政治家都产生过深远的影响。王阳明是中国第一位“立言、立德、立功”三立之伟人,可谓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许多伟人立言一套一套的,立功也是厥功甚伟,但在“立德”上都难逃一劫:好色!过去高级官员好色主要表现在“服务员”服务过度上,现在高级官员好色主要表现在相互的问候上:“今天你通奸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至于现代学者给王阳明评价为“主观唯心主义”,其评价的思维惯性是“辩证法”。这就是“辩证法”给中国大地带来的灾难性后果,再没文化、再缺德、再鸡毛的小人,都能娴熟地运用辩证法给人“定位”,别说你学王阳明的“三立”,就是“立德”一项,千古之人有几个能办到?

        在最近的几则微信里,有当代思想家从无数官员包二奶中悟出了一个崭新的投资方向——投资女人。其理由主要有三:

        一是投资心仪的女人,给予的回报是“三个爽”:人爽、心爽、心态爽; 二是投资女人能给与你一生最值得记忆的快乐时光; 三是投资漂亮而又有“帮夫运”的女人,不仅不亏钱,而且还能赚钱。 由此真正进入了人生的三大境界:一是人欲极乐境界;二是好学恶补境界;三是赚钱增运境界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 当然,投资有风险,入市须谨慎。如果投资三大类不好的女人,母夜叉、男人婆、克夫女,那就人财两空、恶名远播、夜夜噩梦、堕入深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政治家生就一副功利心,企业家生就一副盈利心,生意人生就一副势利心,老百姓生就一副比较心,千古没有长盛不衰的国家,没有长赢不输的企业,没有不势利的商人,没有不妒忌富人权贵的草民,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方式在赌博,事实也确实如此:小赌可怡情,大赌易伤心。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4年的7月30日,应该会在日后载入中国改革年鉴,这一天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除了提出石破惊天的《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》,建立城乡统一的户口登记制度;还讨论了《不动产登记暂行条例(征求意见稿)》,这是2013年3月和11月国务院宣布“建立不动产统一登记制度”后,改革落地的关键一环。我认为这项政策在打击官员收受房屋贿赂、推进新型城镇化的过程中,都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关于中国新型城镇化、反腐等社会热点问题,我在我的新书《郎咸平说:萧条下的希望》中,做了深入地解读。以下为图书正文部分节选,以飨读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2013年12月12日至13日,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在北京举行。会议针对推进城镇化,提出了六项主要任务:第一,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,主要任务是解决已经转移到城镇就业的农业转移人口落户问题,努力提高农民工融入城镇的素质和能力;第二,提高城镇建设用地利用效率,严控增量,盘活存量,优化结构,提升效率,切实提高城镇建设用地集约化程度;第三,建立多元可持续的资金保障机制,要完善地方税体系,建立财政转移支付同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挂钩机制,建立健全地方债券发行管理制度,鼓励社会资本参与城市公用设施投资运营;第四,优化城镇化布局和形态,尽快把每个城市特别是特大城市开发边界划定;第五,提高城镇建设水平,要注意保留村庄原始风貌,慎砍树、不填湖、少拆房;第六,加强对城镇化的管理,培养一批专家型的城市管理干部,用科学态度、先进理念、专业知识建设和管理城市,城市规划要保持连续性,不能政府一换届,规划就换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但是我后来发现,地方政府和中央的语调完全不一样。地方政府是怎么理解“城镇化”的?就是“建设、建设,再建设”。我在这里给各位提供一组非常震撼的数据。我们的发改委针对12个省的156个地级市做了调研,并在2013年9月公布出结果,发改委发现92.9%,也就是145个城市正在搞“造城运动”。其中12个是省会城市,要建设55个新城区,也就是说,每个省会平均建4.6个新城区。另外133个地级市,要建设200个新城区,平均每个地级市要建造1.5个城。什么是新城区?其实就是一个新城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们发现,这145个地级市,它们的平均旧城面积是115平方公里,建的新城区平均是63.6平方公里。从面积来看,新城区面积是旧城区的一半多一点。但是请各位注意,旧城区大多是很多矮小的平房,但新城区都是高楼大厦,它们两个在容纳人口上是完全不同的概念。因此新城区虽然只有旧城区50%的面积,但是它们两个的承载人口数量是一样的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
         另外的数据也显示,我们的城市旧城区总共承载了7.1亿人口,而“造城运动”里的新城区,它们的承载人口总和也将是7.1亿左右。那么我们到底有多少农民工可以进城呢?我们惊奇地发现,15~60岁的可劳动人口大概只有2.62亿,他们是可以进城务工的,这其中38%住在城市的职工宿舍,还有33%是自己租房子,还有10%住在工地里,真正买房子的人口只有0.6%。这也表示,已经进城的2.62亿农民工在住房问题上,已经达到了相对固定的状态,也就是说不需要住进所谓的新城区。

         有人会说,我们叫他们买房嘛。就目前2.62亿的农民工来看,他们的家眷加在一起大概比1.4亿少一点,所以农民工及其家眷一共大概有4亿人口。我们不拿北京、上海这种一线城市的房价来计算,而是假设这4亿人口都要在三、四线城市买房,每人平均10万元购房成本的话,4亿人口需要40万亿来买房子。我再告诉各位,2.62亿农民工每人每年的薪水是2.7万元,如果他们的储蓄率是30%的话,这个比例已经非常高了,但即使这样他们也需要存20年的钱,才能够在三四线城市买到房子;如果他们的储蓄率只有10%,就要存60年才能买到房子。但我要提醒各位,每人年收入2.7万元是现在农民工的平均薪水,而房价在不停地涨。如果继续这个涨势,农民工攒一辈子钱也买不起房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还有人问,2.62亿农民工还有后代,新一代的农民工会填充农民工的总数。如果你这么想问题,那就是大错特错。为什么?我们用数据说话,目前我们的农村户籍人口有8.8亿,占中国总人口13.5亿的65%。我们继续对这部分人群做细分,把15岁以下和60岁以上的人口去掉,还剩下6.16亿的人口,其中一半是女性。成年女性也是劳动人口,但是她们在结婚之后大多被生小孩、照顾小孩、照顾老人等琐事占据,使得劳动力大打折扣。因此,真正有效的农村劳动力只有3.08亿男性农民。再说这3.08亿人,有一部分人是留在农村的,他们经营餐厅、小卖部等,这需要3000万到4000万人。把这些人扣除之后,我们惊奇地发现,就剩下2.62亿可供城市雇用的农村劳动力。换句话说,未来进城务工的农民工总数不可能有非常大的增长。那么“造城运动”产生的能够容纳7.1亿人的新城区怎么办?没有人来填充,这就是地方政府搞建设“大跃进”的结果,造成资源的大量浪费。
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

           各位觉得这就是最终的悲剧了吗?错了,我总结出的“逆城镇化”一旦发生,才是最可怕的悲剧。什么是“逆城镇化”?就是城镇化的质量大幅度降低,它不仅不会带来正面效果,反而会带来极可怕的负面效果。这主要是由两个危机造成的。第一个危机是2.62亿有效农村劳动人口,这个数字要保不住了。为什么?我们国家整体的老龄化速度太快,有效劳动人口下降。拿2012年和2011年的有效劳动人口(15~60岁)数字做比较,下降了345万人。 第二个危机是,如此大规模地搞城镇化,让那么多农村人口迁入城市,但是在有效劳动人口下降的大背景下,最后是谁迁入了城市呢?就是老弱妇孺。接下来需要考虑的是,我们拿什么安置这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就拿现有的2.62亿农村劳动力和他们的1.4亿家眷为例。为了安置这4亿人口,我们的政府需要拿出多少钱?根据社科院的调查,为了解决这些进城打工者和家属的教育、保障房、社保等问题,政府要为每个人平均一次性投入2.6万元,落实到4亿人头上,就是10.4万亿。这笔钱是纯粹的成本投入,又不像固定资产那样产生回报。请各位再注意,我们的政府财政收入基本都是连年递增,然后从2011年开始迈过10万亿门槛,到2013年的时候达到12.9万亿。看上去非常多,但是在解决农民工进城问题上,还是会觉得负担很大。所以我认为第二个危机更可怕,它让各个城市的财政不堪负荷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得出的结论就是,习主席提出的“以人为本的城镇化”是讲到了问题的核心,我们接下来应该思考的不是怎么把城市建得更高、更大,而是思考如何让农村人口即使还留在农村,也能过得更好。(郎咸平)

遐思:自由 大海 小天地

[不指定 2014/08/06 08:55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
看到这幅画面,你会想到什么?

自由、大海、小天地

两种解释:

      1.身在大海,却不自由。

      2.身在大海,有一片自己的小天地。

好惬意哦

[不指定 2014/08/06 08:51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Tags: , ,

碟艺

[不指定 2014/08/06 08:49 | by admin ]
点击在新窗口中浏览此图片  
分页: 11/34 第一页 上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下页 最后页 [ 显示模式: 摘要 | 列表 ]